第920章宫 宫寿元到来

    顾晚见网民们的评论有所回暖,便不再纠结于这件事情,专心的抱着不停打瞌睡的宝儿和小鱼儿等待着jf的到来。

    钟琼在被押上jc前,还在不停的咒骂着顾晚和宫墨寒一家人。

    “顾晚,你这个卑鄙无耻的贱人,我要诅咒你下辈子下下辈子迟早要遭天谴的!”

    “你这个肮脏下贱的女人,只会用些阴谋诡计算计人,有本事你放开我咱们面对面的较量,你就是一个懦夫,只敢躲在男人背后放冷箭,卑鄙无耻的小人!”

    顾晚听到钟琼说出的污言秽语,心中升起一股无名之火,她快步走上前对着钟琼那张狰狞的脸就是一巴掌。

    “啪!”

    钟琼捂着自己被打的脸颊,错愕的看着顾晚,半晌才反应过来,张牙舞爪的叫嚣着,“顾晚,你个不要脸的婊子,你全家都是不要脸的贱货,像你这种肮脏的人就应该下地狱,我诅咒你全家都不得好死!”

    顾晚在打完钟琼之后就回到了车上,无论对方再怎么咒骂她都不带眨眼的,仿佛就跟完全没有听到一样,只有宫墨寒知道顾晚是真的生气了。

    “开车,我们回酒店休息!”顾晚催促着司机往他们下榻的酒店去,小鱼儿和宝儿早就耐不住困倦趴在宫墨寒的肩膀上睡着了。

    顾晚也有些吃不消的开始打着瞌睡,头一点点的下垂,最后依靠在宫墨寒的神侧陷入了迷糊中。

    宫寿元在接到手下传来的消息得知小鱼儿和宝儿差点被坏人绑架,气的在书房里吹胡子瞪眼。

    管家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好言好语的劝说着:“你也别太激动,横竖现在坏人都已经抓住了,小鱼儿和宝儿也没有受到太大伤害,你呀就不要动怒了,免得气坏了身子就得不偿失。”

    宫寿元闻言毫不客气的对着管家就是一阵痛心疾首的数落,“小鱼儿和宝儿好歹也是我宫家的后人,他们两个那么小就差点出现意外,我这个当长辈的能不着急吗?!”

    宫寿元是真的生气了,小鱼儿和宝儿那么乖巧聪明讨人喜欢的孩子都有人敢下手,简直就是丧尽天良,更何况对方还是个肮脏下贱的玩意儿。

    勾引宫墨寒不成,就准备谋害小鱼儿和宝儿,最毒不过妇人心大概也就是这样子的吧。

    “不行,我要亲自过去照看一眼宝儿和小鱼儿。”宫寿元噌的一下站起来,命令着管家收拾东西启程去找顾晚和宫墨寒。

    管家无奈的叹气,继续劝说道:“你先不要着急可以吗,问清楚情况再动身也不迟吧,顾晚现在不是在拍戏吗,你这么贸然过去恐怕会对她有所影响。”

    宫寿元双手一背,面色阴沉的直言不讳:“有什么好影响的,她拍她的戏,我看我的小宝贝,我们两个能起到什么冲突!”

    宫寿元想的倒是很简单,顾晚既然在剧组里面拍戏,那肯定不会天天把小鱼儿和宝儿带到身边,宫墨寒掌管着整个宫氏,就算再怎么悠闲,也总有要处理工作的时候。

    他这个时候出现在顾晚和宫墨寒面前,不仅能够震住当前的局势,说不定就不会有人再敢动小鱼儿和宝儿一下了。

    宫寿元想到这里,摆手把管家给打发下去准备前往顾晚那里的飞机。

    “好了好了,你不要再劝我了,小鱼儿和宝儿那里是飞去不可,你有时间跟我抬杠,还不如早点帮我准备银行卡和机票呢!”

    管家无奈,只能退下去准备了。

    顾晚在得知宫寿元到来的时候有些不可置信,在得知到对方的来意时,她又恢复到了原本宠辱不惊的状态。

    宫寿元轻易不出岛,距离上次来这边已经过去许久了,他还是借口来剧组探视,实则是想目睹一眼欧诗镜的真正容颜。

    宫墨寒在收到顾晚的电话的时候,也跟着急匆匆的从外面回了酒店,两人到达的时候宫寿元正坐在那里不紧不慢的品着茶。

    宫寿元越是气定神闲,顾晚和宫墨寒的心就越发觉得沉重。

    顾晚对于宫寿元这位长辈本能的有一种臣服感,不过想来也是应该的,宫寿元毕竟是一手将宫氏走向了辉煌时刻,虽然后面他隐退了,但是商界内的老一辈人听到这个名字本能的敬畏感总是忘不掉的。

    “来了,坐下吧。”宫寿元眼皮抬也不抬的招呼着顾晚和宫墨寒坐下,“别傻站在那了,都是自家人,没有那么多讲究。”

    顾晚和宫墨寒对视一眼,老老实实的坐在宫寿元的对面,眼睛和宫寿元平视着,谁也没有要开口说话的意思。

    最终还是宫寿元率先打破了尴尬的气氛,他放下手中的茶杯寒暄着,“怎么了,一个两个的也不开口说句话,就这么不想见到我吗?”

    顾晚闻言淡淡一笑,这才缓缓开口:“怎么会,爷爷您来看我们这群小辈,自然是高兴的,刚才见到您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哪里还敢嫌弃您啊。”

    顾晚说话的声音并不算太响,只是恰到好处能让在场的宫寿元和宫墨寒听清楚,她的声音就像是甘蔗的汁水一样清甜,一字一句都带着心窝里的笑声,这让宫寿元听了很受用。

    “你呀,就会说这些哄人的甜言蜜语。”宫寿元笑骂了顾晚一声,脸上挂了一丝略带宠溺的慈详的笑容。

    “您什么时候到这里的,怎么都不通知我和晚晚一声?”宫墨寒皱眉,似乎有些不太赞同宫寿元任性的行为。

    果不其然宫寿元在听到宫墨寒的话后,眼神一转不悦的看着宫墨寒,“怎么,你嫌弃我年龄大了,一把老骨头不好使了是不是?”

    “没有,您想多了。”宫墨寒懒得跟宫寿元逞口舌之快,语气硬邦邦的为自己狡辩。

    顾晚看着这爷俩儿硝烟四起的样子,连忙在中间打断两人的对话,笑呵呵的转移话题:

    “说起来宝儿和小鱼儿前段时间还在念叨着想您呢,只不过我最近有些忙,都没有时间带他们回岛上陪您住几天。”

    “我这不

    来了吗,你们就不用专程跑回岛上了。”宫寿元顺着顾晚提出的话题给接了下去,不再去管臭着脸的宫墨寒。

    “管家接到消息说小鱼儿和宝儿差点被人绑架,把我吓的心脏病都快要犯了,我担心你们和两个孩子出事,连准备都没准备就坐飞机赶过来了。”

    宫寿元没有在顾晚身边见到小鱼儿和宝儿,面上露出些担忧的神色。

    但是在看到顾晚和宫墨寒明显气定神闲的样子,看样子小鱼儿和宝儿并没有受到太大的伤害,不然这俩人也就不会这么放松的坐在这里陪他这个老头子说话了。

    “宝儿和小鱼儿在酒店里面休息呢,暂时没有发现什么大的伤害。”宫墨寒替宫寿元解开了他心中的疑惑,顺带给对方打了一针强心剂,免得让眼前这个半截身体进黄土的人在这里瞎折腾。

    宫寿元点点头,用不容拒绝的语气开口说道:“我打算留在这里,替你们两个照顾小鱼儿和宝儿一段时间,这次绑架事件虽然被你们及时的察觉到,没有酿成大祸,但是难免还会有其他的人会把主意打到小鱼儿和宝儿头上。”

    宫墨寒和顾晚也在考虑这一点,钟琼只不过是个有勇无谋的蠢女人,真正的幕后指使者大有人在。

    倘若有宫寿元在这里坐阵,有些事情宫墨寒和顾晚也就不用畏手畏脚的不敢动手,他们坚信这世界上还没有人蠢到抢宫寿元手里的人。

    除非那人是不想活了,才会自寻死路。

    宫寿元的手下安排了一处比较隐秘的宅院,就等着小鱼儿和宝儿睡醒去见他。

    顾晚和宫墨寒达成共识,把小鱼儿和宝儿托付给宫寿元照看,他们两个则专心的处理手中的事物,争取早点解决掉策划绑架案的幕后黑手。

    钟琼被jf带走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程歌的耳朵里,她躲在家中眼睛死死的盯着照片里笑颜如花的顾晚,恨不得立刻冲到对方面前把顾晚的这张脸撕碎。

    但是程歌也只能在心里想想,就算借她十个胆也不敢出门的。

    现在大街小巷满天遍野都是她耍大牌抢番位逼迫导演加戏的丑闻,程歌如果在这个时候露脸,恐怕会立刻被狗仔以及媒体围个水泄不通。

    公司之前为她敲定的代言和角色都陆陆续续的被迫解约,能换人的就换人,不能换的就想办法撤档重新整改。

    程歌想出来无数种办法想要报复顾晚和宫墨寒这一家人,结果却都被经纪人察觉给阻拦。

    程歌不服问其理由,被经纪人给劈头盖脸就是一顿臭骂,在经纪人的恶言相向中程歌这才了解到顾晚背景的强大,内心一阵阵的后怕。

    她内心里面的那点报复的念头被迫压了下去,既然不能正面和顾晚硬碰硬,那她就试试投机取巧,总能找到顾晚的破绽反扑回去的。

    经纪人隐隐约约感知到程歌的想法,只是默默的叹了口气,该做的他都已经做了,要是程歌执意找死,他也没有任何办法。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