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八区小说网>书库>科幻灵异>秦时小说家> 百第九百二十三章 燕王天明(第一更)

百第九百二十三章 燕王天明(第一更)

    “丽儿,连日来,为何寡人感你心中有事?”

    “是否邯郸之内,还有其余之事牵挂,说来听听,寡人定不会让丽儿失望。”

    秦王政一行盛大的车驾在邯郸之外不过停留半个多月,随着新任邯郸郡守的上任,一切也就归于平稳状态,邯郸郡无事,自可归于咸阳。

    同来时的恢宏一般,宽阔的驰道上,重甲精锐骑兵护持,缓缓向着咸阳行去,比起来时,少了一丝急迫,多了一丝悠闲。

    秦王政静坐车驾内,手中持有《韩非子》,此书自己一直都带在身边的,虽然已经翻阅许多遍,可内部仍旧有许多妙处。

    每每阅览之,便有所得,韩非亲手烙印的《韩非子》竹简,被自己封存在咸阳宫,手中为精刻版本的书籍,看完一段,品味之,面上微微一笑。

    视线一转,落在旁侧的公孙丽身上。

    似是自从那日燕国上卿韩申前来一见丽儿之后,就是如此,虽然丽儿这些时日,神容之上仍是这般欢喜与往常无异,但二人生活在一起多年,如何不相互感知。

    轻轻放下手里的书籍,落在条案上,轻语道,将丽儿从沉思之中拉出,醒转。

    “大王,妾身无事,只是有些想高儿了。”

    浅粉色的裙衫罩体,盛冠束发,眉目雍容,闻秦王政之言,秀首轻抬,摇摇头。

    “高儿?”

    “哈哈,嗯,说来寡人也有些想了,前方休整之后,寡人当下令,快速返回咸阳。”

    秦王政哑然,不过倒也有理,高儿如今还小,不像天明与阳滋,丽儿担忧也是应有之事,如今的后宫之内,没有那些侵扰,丽儿也当宽心。

    “大王。”

    随先前之言,公孙丽又是一语,语落,神**言欲止,似是有什么难言之隐一般。

    “寡人就猜丽儿心中定有烦扰之事,你我无外人,尽可说来。”

    高儿的事情虽也重要,但还没有重要到连自己都不能够随便说的地步,怕是肯定有其他的事情侵扰,秦王政摇摇头。

    “大王。”

    “明岁,秦国真的会攻打燕国吗?”

    公孙丽眉目低垂,尽管这件事情,心中已经知晓。

    “这件事情,……要看燕国怎么做。”

    秦王政身躯微微挪了过去,靠近公孙丽,刚生下高儿不久,丽儿身上有一股别样的清香,如果是后宫其余人问这个问题,秦王政不会给予回应。

    但……若是丽儿询问,倒不是不可以多言。

    “如果燕国自请藩臣之国呢?”

    公孙丽抬起头,看向秦王政。

    “自请藩臣之国,国政一切诸般交由秦国,其内文武重臣也由秦国批准调遣,若然如此,燕国只需要解散所有的兵卒之力即刻。”

    “无需上将军率领大军攻伐。”

    燕国若是可以做到这一点,秦王政可以和公孙丽这般承诺。

    当年,韩国也是自请藩臣之国,可惜,在交托权力的时候,却有些不舍了,导致南阳郡大军灭韩,燕国应该会想到这个下场。

    “交接国政,解散大军!”

    “燕国……会答应吗?”

    公孙丽口中喃喃低语,这个条件……很是苛刻,每一项都代表着燕国大权的不存,燕王会愿意吗?燕丹会愿意吗?

    “寡人如何知晓。”

    “丽儿,是否是上次燕国上卿韩申前来见你,说了什么?”

    对于燕王喜秦王政不了解,对于燕丹还是颇为了解的,他是一个相当自傲与骄傲的人,这样的条件他是绝对不可能答应的。

    这一点,秦王政无比确认。

    丽儿进来忧心之事在此,怕也是前些时日燕国韩申前来的,他的身份自己知道,多年前就知道,乃是丽儿的师兄,关系不浅。

    近年来,一直在燕国为上卿,辅助燕丹处理文武政事,颇有政才。

    “师兄言语燕国有称臣之心。”

    公孙丽迟疑熟悉,还是说了出来。

    “称臣?”

    “哈哈哈,燕国真的要自请藩臣之国?燕丹真的会如此?”

    秦王政眉头一挑,而后大笑。

    燕国欲要自请藩臣之国,自己是无论如何都不相信的,对于燕丹,自己太了解了,当初的邯郸,后来的咸阳,都是那样。

    “可……,大王,如果燕国真的自请藩臣之国呢?”

    公孙丽有些不满,美眸扫了大王一眼,继续说着。

    “果然做到了寡人所言,那么,秦国不会对燕国动兵戈之事。”

    “那个韩申,要不寡人将其调往咸阳,为九卿之属。如果他不愿意,寡人晋升他为燕国的相国,统领燕国政事,如何?”

    秦王政面上仍是笑意而出,倘若燕国真的做到了,自己也真的会诏令王翦不会出兵攻打燕国,但驻兵燕国还是应有的。

    至于丽儿的师兄韩申,丽儿那般重视他,他的身份也特殊,提拔一二,他也有这个能力。

    “当真?”

    公孙丽大喜,整个人陡然间容光焕发起来一般,面上满是笑意。

    如果真如大王所言,真是喜事。

    “寡人金口,岂有妄言?”

    秦王政也是欢喜,先前的丽儿被忧心之事侵扰,看上去太令人心疼了,处理燕国之事,轻而易举。

    “先前丽儿你一直担忧天明的将来,寡人欲要赐封其为王储,你也不愿意。”

    “若不,待天明长大之后,寡人封他为燕王,有你师兄在旁边辅佐着,丽儿,你应该放心吧。”

    看着丽儿这般喜悦,秦王政伸手一揽,将公孙丽抱在怀中,虽然在一起过了许多年,但身体中仍旧有些许冲动,可惜这是车驾,有些不妥。

    略有思忖,又是一言。

    “让天明为燕王?”

    “大王,您刚才不是说不会对燕国出兵吗?”

    脑海中畅想了燕国为藩臣之国,师兄为相国,那就太好了,而且师兄不愿意来咸阳,那也是最佳选择了,大王果然知自己之心。

    躺靠在大王怀中,又听大王之言,不由的秀容微变,甚为不解。

    “燕国为藩臣之国,王爵之位自当不存,寡人允他复归大周公爵之位,世代传承,如卫国一般,天明为燕国之王,寡人还是可以做主的。”

    “丽儿不愿意?”

    燕国一开始本就是公爵之位,大争之世才为王爵,属于礼仪上的僭越,一直以来号称大周礼仪传承,不过如此。

    力攻争强,胜者为右!

    “赐封天明为燕王太重了,大王,对于天明,丽儿不求甚多,只求一生待在丽儿身边就足以了,他的身世大王知晓,他并没有那个福分的。”

    赐封天明为燕王,公孙丽自然欢喜,可……下一刻又觉得不妥,心思流转,大王是否厌倦了天明,欲要将天明从自己身边分开?

    还是说其它的缘故?

    天明这孩子很聪明,可他的性子和他父亲一样,很是执拗,很是……不让自己放心,公孙丽觉得只有在自己身边,天明才能够真正的安稳。

    他和阳滋、高儿,终究不同。

    “自儒家伏念入咸阳宫教导诸公子与公主以来,丽儿应该知晓,天明很是得伏念先生称赞,无论是百家之道,还是修炼之道,都是极为拔尖的。”

    “丽儿你想要将天明留在身边,寡人不反对,可……再过数年,天明终究需要磨砺一二的,这一点你是无论如何也拦阻不了的。”

    “寡人也拦阻不了,你应该知道的。”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