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区小说网 > 历史·穿越 > 妃不二嫁 > 212 没得选择
听书 - 妃不二嫁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212 没得选择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花芳尔吓了一跳,怎么也没想到叶令仪竟然会这么做,但叶令仪只是拉弓,并未将箭射出,花芳尔顷刻间躲在了暨飞翮的背后,若是叶令仪射箭,便会连同暨飞翮一块射死。

    她知晓叶令仪不会的,那是她最爱的人,若是自己亲手杀了他于叶令仪而言同样是生不如死,所以花芳尔才断定叶令仪不会将这支箭射出。

    也就是这时,叶令仪才正眼的看着暨飞翮,他的脸苍白到毫无血色,白色的衣衫上还有不少的血迹,白衣斑驳的好似血衣一般,但从这衣衫的凌乱程度叶令仪便可以知晓暨飞翮当时为了抵抗噬心蛊发究竟吃了多少的苦。

    叶令仪的眼圈红了,眼中的泪水顷刻滑下,于此同时纳兰若尘也从一旁的守卫手中接过一柄弓箭对准花芳尔,当即花芳尔大惊“纳兰若尘,你若敢杀我便会连同暨飞翮一起杀了,叶令仪是不会放过你这个杀夫凶手”

    纳兰若尘却像是没听见一般,将弓箭拉的又开了几分,那似乎下一秒就要将花芳尔一见穿心而死的杀气让花芳尔心中生出一股子寒意。

    然而,不论是叶令仪还是纳兰若尘,都只是拉着弓却并没有将箭射出,这样的情况也让花芳尔长舒一口气,在她看来叶令仪没有射箭是因为忌惮暨飞翮在她身前,而纳兰若尘则是不能伤了叶令仪的心。

    花芳尔不禁笑道“纳兰若尘,身为大周帝王又如何?还不是得不到一个女人的心,甚至还要帮着她去救情敌,明明你才是她的夫君不是吗?何其可笑又何其可悲”

    纳兰若尘却是没听到一般,就在此时叶令仪说道“动手”

    顷刻间,叶令仪手中的箭离弦而出,直接洞穿了暨飞翮的胸膛,然后射中了一直躲在暨飞翮身后的花芳尔,而纳兰若尘手中的箭则是一下将那架刀在暨飞翮脖子上的死士给射死。

    同时,箭出之时,叶家军和洛河军联合发动了猛攻,在峡谷周围围着的兵马将出口处彻底堵死,可谓是来了个瓮中捉鳖,花芳尔低头看着自己胸口处插着的剑一副不敢相信的模样。

    在暨飞翮倒下的那刻,叶令仪足下一登便顷刻见到达暨飞翮的身边将其接住,花芳尔看着抱着暨飞翮的叶令仪大骂道“你这个疯子,贱人,你杀了暨飞翮,你杀了他,是你杀了他”

    叶令仪抱着暨飞翮的手一直在抖,谢宁舟和纳兰若尘也在第一时间感到了叶令仪的身边,听到花芳尔的咒骂后纳兰若尘快步上前卸了她的下巴,使得她既不能自尽又不能在咒骂。

    叶令仪将自己的脸埋在暨飞翮的脖颈处,喃喃道“我的没得选,我没的选了,与其让你这般屈辱的活着,倒不如让你体面的走”

    谢宁舟离的近,自然是听到了叶令仪的话,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可看着叶令仪这般抱着暨飞翮无助的模样他只觉得很是心酸,眼中蓄满了泪水,却抬起头来强行见眼泪忍了回去,他不敢去看暨飞翮,他不敢相信暨飞翮已经死了这个事实。

    纳兰若尘很想劝,可真的要说什么时就好似喉咙被堵住了一般,什么都说不出来。

    也不知过了多久,死士都已经被杀光,血水混着雨水让整个峡谷的地面变得通红一片,叶令仪缓缓的将头抬起来“纳兰若尘,别忘了你答应过我的”

    “答应你的我便绝不会忘”不知为何纳兰若尘只觉的心中一痛,看着眼前的叶令仪觉得很不真实一般。

    叶令仪的手轻抚上了暨飞翮的脸“你护了我一生,若有来世,换我护你可好”

    说罢,叶令仪捡起地上那死士落下的长剑,一刀捅入自己的胸口,纳兰若尘和谢宁舟怎么也没想到叶令仪竟然会以这样的方式了结了自己,两人都呆愣在了原地。

    于此同时呆愣住的还有花芳尔,等她缓过神来后却是发出了神奇怪的声音,纳兰若尘和谢宁舟都知道她是在笑,但因为她的下巴被纳兰若尘给卸了,所有就算是想笑也不能好好的笑。

    叶令仪曾想过好多种再见到暨飞翮时的情景,却怎么也没想到再见时竟会是死别,她有太多的话想跟暨飞翮说,这几个月以来叶令仪就像是一张拉满的弓一般,不知何时就会奔溃,她一直咬牙坚持着,那支撑她坚持下去的信念便是暨飞翮。

    如今暨飞翮死在了她的手上,她又如何能接受这样的事实,重楼和温和的死让叶令仪愤怒奔溃,而聂青阳和厉修筠的死却是让她清醒了,只不过她那支离破碎的心也坚持到了极限。

    暨飞翮的死便是压倒叶令仪的最后一根稻草,她亲手杀了暨飞翮,死便是她唯一的选择,若是她活着,那她接下来的人生都会笼罩在她亲手杀了暨飞翮的阴影之中,那是她承受不起的,所以她选择了自我了结。

    谢宁舟上前一脚踹在了花芳尔的肩上将其踹倒,然后对着她便是猛踹好几脚,纳兰若尘则是看着叶令仪的尸身,眼泪一滴滴的从眼眶滑落。

    “叶令仪,你对我何其残忍”纳兰若尘咬牙切齿的说道,叶令仪死在他面前,纳兰若尘便会因为愤怒而越是凶残的折磨花芳尔。

    最后纳兰若尘将叶令仪的尸身抱起,谢宁舟备着暨飞翮离开,而花芳尔的看管任务纳兰若尘交给了叶家军,此时没有什么会比亲眼见主子惨死的叶家军更恨花芳尔,纳兰若尘将花芳尔交给他们时只称别让她死了就行。

    纳兰若尘抱着叶令仪逐渐变凉的尸身出神,叶令仪的自绝可谓是粉碎了纳兰若尘的所有幻象,若是没有亲眼见到叶令仪身死,他还可以骗骗自己,叶令仪不过是像上一次在王府那般死遁了。

    可如今这一点点卑微的期望都没有了,他很清楚这一次无论如何叶令仪都已经不会在回来了。

    纳兰若尘一连在营帐中待了数日都未曾出来,元成宇死后南疆王族再无有领兵之能的人,这也就意味着南疆战力不攻自破,纳兰若尘现在这般的模样打扫战场一事也只能由谢宁舟去做。

    。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