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区小说网 > 游戏·竞技 > 从道果开始 > 第十七章 武胜门缺粮!
听书 - 从道果开始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十七章 武胜门缺粮!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现实。

    蜈蚣山。

    黎明到来,天色微亮。

    陈季川睁开眼,看到跟前陈少河已经醒了,正瞪大眼睛警戒四周。

    “怎么不多睡会儿?”

    陈季川即使夜里,即使在大燕世界,也时不时出来看一眼四周,确保没有动静,才继续进入大燕。前一次出来,是大燕半月前,放到现实中,也就是半个时辰前。

    当时陈少河还没醒。

    “睡好了。”

    “我帮四哥看着外面,小心被人摸过来。”

    陈少河见四哥醒过来,脸上警惕严肃退下去,冲陈季川咧嘴笑着。

    然后才站起身,活动僵坐了一夜的筋骨。之前担心吵醒四哥,现在就没关系了。

    “不错。”

    “小心点好。”

    陈季川点头。

    他意识在大燕,现实中一有风吹草动他也能第一时间感应到,用不着陈少河把风戒备。但陈少河有这般谨小慎微的心思,陈季川是赞赏的。哪怕是无用功,也不去打击陈少河的积极性。

    得了夸赞。

    得了认可。

    陈少河果然喜笑颜开,问道:“四哥,现在就赶路吗?”

    陈季川看了看天色。

    太阳还未升起,月亮还未落下,但天边已经放亮,已经不耽搁看路:“现在就走。”

    蜈蚣山延绵四五十里。

    这是直线距离。

    人在其中,山峦起伏,要走的实际路程何止百五十里?

    昨日先是跑了三四十里,后换了衣服,洗了污垢剃了头发,又跑了三十多里。算下来,还有一半距离,就能跑出蜈蚣山。

    七八十里路。

    对练习‘陆地飞行术’,一口气能跑百里的陈季川来说不算什么。就算背着陈少河,有源力来恢复体力,陈季川也不愁力竭。

    “来。”

    “上来。”

    陈季川也不墨迹,站起身来,将身旁雁翅刀拿在手上,蹲在陈少河跟前,让他上到背上。

    “哦。”

    陈少河也拿起一口雁翅刀,伏在四哥背上。

    他知道。

    以他的体力,没资格去担心会不会累着四哥。兄弟俩都清楚,在累跟死之间,前者压根不算什么。

    ……

    又是一通奔跑。

    路上。

    陈季川用足射功,踢出飞石,打死一头野猪两只野兔。找到溪涧,简单处理之后,让陈少河生火,兄弟俩饱餐一顿,继续上路。

    从黎明到清晨。

    从清晨到晌午。

    陈季川除了吃饭,其他时间都在狂奔。等到晌午刚过,就已经跑过七八十里山地,到了蜈蚣山边缘。

    出山之后。

    往西面是建陵县,往东面是理定县。

    “阳朔。”

    陈季川不往西不去东,继续向北走。

    渐渐地,能碰错落的村寨跟零散的乡人。村寨大多空置,乡人逃散无踪。

    永丰、理定等县气候较为炎热,兼之水系发达,因此多种两季水稻。眼下正是夏收之后不久,按理说不该有这么多乡人逃散才对。

    陈季川带着疑惑,背着陈少河一通跑。

    一路上。

    或是十多个一家人,或是数十个一村人,一个个背着行囊,满脸苦闷往北面赶路。

    “四哥。”

    “我看路上好多村寨都空着,有好多水田,这些人为什么都不在村里待着?”

    陈少河伏在陈季川背上,好奇问道。

    有田有地。

    瞎跑什么?

    “匪过如梳,兵过如篦,官过如剃。”

    “理定县刚刚经历大战,这些人遭了难,只能背井离乡。”

    陈季川心里有些猜测。

    从沿途田地里的景象来看,今年的收成还不错。既然如此,这些人还要抛田弃地逃难,很可能是遭了兵灾。

    以往大楚的士卒手脚不干净。

    如今。

    武胜门、漓水帮这些草莽帮派,一群泥腿子组建的军队,又能好到哪里去?

    “狗东西!”

    “惯会祸害人!”

    陈少河一听,顿时明白了,嘴里骂道。

    殊不知。

    当初被人畏之如虎的陈家,与这些‘匪’、‘兵’‘官’并无不同。

    陈季川心知肚明。

    摇摇头。

    避过这些人,继续往前。

    “四哥。”

    “不跟他们打听一下外面的情况吗?”

    陈少河默默憋了一阵子,最后忍不住问道。

    难得碰见人。

    正好打听打听黑狱外面这些年的变化才是,怎么反而避开呢?

    “太乍眼。”

    “这些人一看就是一家子,多的也是一个村子的,各自都很熟悉。我们两个生面孔跑过去,问东问西,人家可不会搭理,说不定还要赶我们走。”

    陈少河能想到的,陈季川自然也能想到。

    只不过他想的更多。

    在黑狱,与世隔绝了六年,找人打听、熟悉外面的世界,这是必须的。但找什么人了解,就有讲究了。

    除了要注意‘生面孔’的问题之外,还要找些见多识广的人打听才好。

    这些乡人知道的恐怕不多。

    最好能找到县城里的人,甚至是读书识字的,那样才能打听到许多真实有效的信息。

    陈季川轻装简从。

    即使背着陈少河,速度也很快。

    一路超过不少难民。

    临到傍晚的时候,终于碰见一群零零散散聚在一处的难民。观察一阵,就发现这些人或是三三两两,或是五六成行,彼此间都有些疏离,显然并不熟识。

    “就是它了!”

    陈季川放下陈少河,兄弟二人装作不认识,先后混了进去。

    ……

    “张兄弟。”

    “过来一起吃点?”

    鲍忠良看着不远处的‘张辽’,出声招呼。

    倒不是心存慈悲。

    而是因为他这一大家子走的匆忙,口粮带的足,嘴里却淡出鸟。见着晚些时候刚加入队伍的‘张辽’手里拎着不知从哪弄来的两只山鸡,馋的直流口水。又见他左顾右盼,颇为局促,眼珠子一转,就冲‘张辽’招手。

    “啊——”

    “那好,太谢谢了。”

    陈季川佯装欢喜,跑到鲍忠良一家子跟前,挠头憨憨傻笑:“火折子丢在路上,我猎了山鸡,没法弄熟。”

    说着。

    扬了扬手上两只山鸡。

    “哎嘿。”

    “这有什么,能遇上就是缘分。来啊,给张兄弟添副碗筷。”

    鲍忠良招呼一名键妇给陈季川拿来碗筷,又添上满满一碗米饭,上面还盖着几块咸肉,惭愧道:“荒郊野外,只有咸肉凑合,张兄弟别嫌弃。”

    “不会不会。”

    陈季川忙的摆手,想想又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忙将手上两只山鸡拿出来,道:“鲍大哥把这两只鸡也炖了吧。”

    “哎呀。”

    “这怎么好意思?”

    鲍忠良嘴上说着不好意思,悄悄又给家里仆妇使了眼色。

    “大热天的。”

    “这雉鸡不吃就臭了,怪可惜的。”

    那仆妇嬉笑一声,接过来两只山鸡,就道:“张兄弟稍等,我这就去烧水帮你把这给炖了。”

    “好的好的。”

    “谢谢大婶。”

    陈季川心中哂笑,面上依旧装作憨傻。将那碗米饭接过来,羞涩的往嘴里扒。

    一面狼吞虎咽。

    一面又在观察这鲍忠良一家。

    说是一家子。

    实际上也就鲍忠良一人。除他之外,还有两个键妇,两个孔武有力的大汉,前者是家中仆妇,后者是家中护院。

    鲍忠良较为富态,穿的虽然一般,但能看出是故意掩饰。

    财不外露。

    “张兄弟是哪里人,也要去北边?”

    见陈季川闷头吃,鲍忠良没话找话。

    “是啊。”

    “我家原来在永丰,几年前搬到建陵。爹娘都过世了,就剩我一个。现在建陵打仗,我怕死,就想去北面躲躲。”

    陈季川一副没心机的样子。

    鲍忠良问什么,他就说什么。

    “建陵啊。”

    “那里确实乱,早走好。”

    鲍忠良冲陈季川笑着,得意道:“前不久理定县刚打起来,我就把家里人全都迁到阳朔去了。要不是舍不得城里两处宅子,我也拖不到现在。”

    “理定县也在打仗?”

    陈季川问道。

    “打完了。”

    “漓水帮打不过武胜门,前些天就撤了。”

    鲍忠良撇撇嘴。

    陈季川听的好奇,又问:“既然仗都打完了,鲍大哥干嘛还要走?”

    “这你就不知道了。”

    “我在理定,原本是做粮食生意的。现在理定被武胜门占了,粮食生意全都收作官办,不让我们插手,我要是留下来不是要喝西北风?”

    鲍忠良眼中划过一丝精明,又冲陈季川道:“你往北边去就对了。北边最不缺粮食,不像南边,金阳派把粮食往外卖,武胜门穷的更是要用箭头、枪头,去金阳派换粮食。要去南边,就等着饿肚子吧!”

    原来是做粮食生意的。

    陈季川心中一动,听到鲍忠良后面的话,更是对金阳派、武胜门还有漓水帮多了几分了解。

    但同时。

    心中的疑惑也更多。

    武胜门有多余的箭头、枪头往外贩卖,这个陈季川清楚,毕竟有黑狱在,厌铁矿简直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耗费的无非就是人力。

    而武胜门之前仅有三个县的地盘,想要养活五千武胜军,缺粮食也能理解。

    但金阳派也不过就占了临桂、全义两个县,他进黑狱之前也没听说这两个县的收成比永丰、慕化好到哪里去,哪来的粮食卖给武胜门?

    “难道也有类似于黑狱的洞天?”

    心里有疑惑。

    担心露馅。

    陈季川也没着急去问。

    好在这鲍忠良商人出身,非常健谈。

    再加上他们聊的这些,并不涉及什么机密,鲍忠良也就没在意,大咧咧道:“张兄弟,你别看这武胜门现在厉害,照我看,没吃的都是狗屁。武胜门抱着厌铁矿场,又跟金阳派联盟,短期内还能搞到粮食。但是你看着吧,等金阳派兵强马壮不需要武胜门的时候,给他来一招断粮,这武胜门立马就要抓瞎。”

    山鸡炖好。

    飘出香味。

    鲍忠良嘿嘿笑着,一边吃一边跟陈季川滔滔不绝说着话:“要说长久,那还得是金阳派、漓水帮长久。金阳派有一处桃源,那地那田,一把都能掐出油来,粮食是绝对不缺的。漓水帮也有独门秘法,能制出肥料,用上之后,亩产比上等水田都要高出七八成。”

    桃源。

    肥料。

    陈季川听的认真,心里嘀咕着:“金阳派的‘桃源’,兴许就是跟武胜门的‘黑狱’一样,都在另一处空间。至于漓水帮的‘肥料’——”

    陈季川暂时还不知道是什么名堂。

    鲍忠良大快朵颐,吃的满嘴流油,啧啧道:“现在的人都不傻。你看他们,一个个一户户都是被武胜门给抢了粮食,索性就拖家带口,迁去阳朔,省的以后饿肚子。”

    鲍忠良是理定商户。

    这里其他人也都是理定县百姓。

    前些日,武胜门与漓水帮争夺理定县,恰巧赶在夏收时节。漓水帮先征了一次夏税,不日前,理定县易主,武胜门又来征粮。

    手段强硬。

    不少人家里没了余粮,再加上理定县之前就有传言,说武胜门最缺粮食。这些原本还想留在理定的人,也顾不得故土难离,一咬牙,就都北上了。

    “武胜门。”

    “不长久。”

    陈季川想到鲍忠良的话,心底摇头。

    眼下这世道,粮食再多,也不如拳头够硬。武胜门有数不清的箭矢、长矛,缺粮了,去抢就是。

    只要决策够好。

    未必不能把漓水帮,甚至是金阳派拿下来,一统始安郡。到时候,既有金阳派的‘桃源’,又有漓水帮的‘秘方’,武胜门说不定还真有问鼎天下的资格。

    “武胜门。”

    “漓水帮。”

    “金阳派。”

    陈季川一面听着,一面想着。

    扭头又去看了一眼不远处,不起眼的陈少河,回过头的时候,锅里鸡肉、鸡汤已经全空了。

    ……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