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区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黑科技制霸手册 > 第三百六十章 你相信缘分吗?
听书 - 黑科技制霸手册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三百六十章 你相信缘分吗?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杜鹃,

    曾经的应届毕业生,更是职场的一枚萌新。

    不过在黑科技集团的这些年,不仅锻炼了杜鹃的工作能力,更是将他的性格自乖乖女彻底转变为了独断专行的女强人。

    又是一个都市新职场女性的标准模板。

    并且在黑科技集团那一段最艰难的时期,杜鹃仍旧对这个她从毕业之后就开始效力的企业不离不弃。

    多年的坚持,再加上过人一等的工作能力与执行能力。

    让杜鹃在黑科技集团重组为b集团自重组之后,不出所料的获得一席之地。

    再加上大秦分公司的成立,身为本土大秦人的杜鹃自然也被外派回大秦委以重任。

    虽然没有如吴冬当初所预言那样成为一个大区的行政总裁,但杜鹃的现在职责就是市场监察与分管,直接对b集团的总部负责。

    年薪千万,

    手下直接对她负责的员工更是有数百人。

    当然,

    哪怕已经成为了女强人,

    但如这种杜鹃这种上有老的女强人,却还是逃不过结婚生子的命运。

    杜鹃将她的青春,将她最好的时光都献给了她的工作。

    以至于这次回到大秦工作刚刚稳定下来,正在婶婶家休假的杜鹃,就被安排了一场相亲。

    本来杜鹃对于相亲这种事情是打心底里抗拒,但同样是母上大人的逼迫,杜鹃就算是再不愿意也还是硬着头皮答应了。

    正值午饭的时间,杜鹃来到约定好的冷饮店,默不作声的找了一个位置坐下。

    不过让杜鹃奇怪的是,这个冷饮店里的气氛却是有些诡异,特别是靠窗的位置还坐着一个上身赤裸的男人。

    有病!

    心中给那个赤裸着上身的男人一个中肯的评语之后,杜鹃便点了一壶水果茶,一边细细的品茶,一边安静的坐着。

    迟到是女性的特权?

    这句话在杜鹃这里却是完全没有任何体现。

    多年的工作,早就让杜鹃养成了什么事情都先人一步的习惯。

    哪怕这次相亲也不例外。

    杜鹃来早了,

    而且足足提前了半个小时。

    所以当杜鹃刚刚享受完半壶水果茶的时候,她的相亲对象才姗姗来迟。

    是一个标准的理工男,熨烫平整的西服,以及刚刚打理过的短发,都证明他非常重视这次相亲。

    “真不好意思,我来晚了!”

    理工男来到冷饮店,在见到杜鹃已经到了之后,立马表示歉意。

    看了看自己的手表,杜鹃无所谓的表示道:“没关系,你已经提前了五分钟,是我来早了!”

    说着,杜鹃伸出了右手礼貌道:“你好,我是杜鹃!”

    “你好你好!”

    诚惶诚恐的与杜鹃握手,理工男也是自我介绍道:“李兴超!今年三十二岁,无不良嗜好。”

    噗呲!

    李兴超的介绍杜鹃倒是没觉得有什么奇怪的,反倒是另一桌的女孩忍不住笑了,搞得李兴超有些莫名其妙的同时,也隐隐担忧他是不是有什么地方做错了。

    小小的一个冷饮店,

    在今天确实有太多的意外与欢乐,以至于那两桌情侣到现在都没走,仿佛是期待接下来的剧情发展。

    “坐吧?”

    见着李兴超还一副疑惑的表情,杜鹃示意他坐下。

    而这个时候李兴超还在脑子里回放,他刚刚是不是有什么不妥的举动。

    “听我婶婶说你是医生?在望京?”

    杜鹃的提问打断了李兴超的自我审视,就见他慌不择忙的点了点头道:“是,是在望京兴安医院的妇科,正式员工,五险三金,每个月的工资大概是......”

    也不知道是李兴超本性如此,还是只有面对杜鹃的时候会这样,竟然一溜烟将自己的家底都抖了出来。

    他也不想想,这万一要是与杜鹃真的成了,那他可以后连小金库都没有了。

    不过杜鹃反倒是对于如此表现的李兴超很满意。

    商场就是一个尔虞我诈的大熔炉,哪怕黑科技集团在一开始的时候同事之间拥有很不错的工作氛围,但是随着杜鹃的职位逐渐升高,商场的劣性也逐渐展现在她面前。

    不止是内部的,还有来自外部的。

    稍稍一个不慎就很可能跌入万丈深渊。

    能够走到今天这个程度,除了杜鹃的工作能力确实优秀之外,更多的还是她早就已经适应了在那种尔虞我诈的环境中游刃有余。

    所以李兴超这种‘诚实’的表现,也的确给杜鹃留下了一个非常好的初始印象。

    “其实我见过你,就在望京。”

    “在望京见过我?”

    对于李兴超的这个话题,杜鹃显得有些惊讶。

    而李兴超则有些腼腆的道:“那次你是去我们医院探望朋友,在电梯里咱们见过!”

    “探望朋友?”

    仔细回想了一下自己的经历,杜鹃这才恍然道:“哦,你说的这是半年之前的事情吧?你竟然还记得我!?”

    “嘿嘿......”

    李兴超只顾着傻笑。

    一见钟情也不过如此。

    当初在见到杜鹃一面之后,李兴超便有一种被撩拨心弦的冲动。

    奈何杜鹃也就只去过那么一次,所以纵然李兴超有心寻找,却无从下手。

    不过皇天不负有心人,

    兜兜转转了一圈,恐怕谁也没有想到,两个人竟然在这里相遇了。

    杜鹃也是有些意外,只是半年之前的一次偶然相遇,李兴超竟然能够记忆至今,是说他傻呢?还是痴情呢?

    两个人越聊越越高兴,越聊越投机,杜鹃脸上的笑容也越来越多。甚至交谈起来,杜鹃才发现,李兴超这个人并没有看起来那么木讷,其实他很有趣的。

    而其他两桌情侣看着杜鹃与李兴超之间,并没有出现他们所期盼的那种事故,也就不再多留了。

    毕竟一人好几杯奶茶或者咖啡,早就喝够了。

    “要不中午我请客,我知道一家老字号,他家的川菜特别正宗!”

    “真的?我其实特别喜欢吃辣的!”

    一来二去,两个人就仿佛是多年的好友一样,谈论着午餐要去哪里吃。

    不过就在两人刚刚走到冷饮店门口的时候,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却是突然响起。

    “杜鹃!过来!”

    语气近乎是命令一样,搞得杜鹃与李兴超皆是无比疑惑。

    并且除了共同的疑惑之外,杜鹃更多的还是不满。

    已经早就不是曾经的那个职场小妹,以杜鹃今时今日在b集团的职位,已经很久都没有人以这种语气对她了。

    转过头,杜鹃发现刚刚出声的正是那个赤裸着上身的男人。

    “?”

    皱了皱眉,努力在记忆力搜索着关于这个男人的信息。

    “有些眼熟......”

    仅此而已,

    再多,

    杜鹃就想不起来了。

    “你朋友?”

    一旁的李兴超见杜鹃的表情,当即就将其护在了身后,一副护花使者的表现。

    而吴冬在见到杜鹃半天没有反应后,则是再次招手道:“过来,咱们谈谈!”

    音容,举措都让杜鹃觉得很熟悉,所以这个时候杜鹃纵然还是有些疑惑,但仍旧是迈步走了过去。

    同时杜鹃的心里也在想:这是谁?我的同学?还是以前的邻居?

    殊不知,这些都是借口,吴冬的存在于杜鹃来说,就仿佛是恒星与行星之间的关系。

    所以就算还没有认出吴冬,但杜鹃还是亦步亦趋的走了过去,身后则是跟着一心想要当护花使者的李兴超。

    见杜鹃二人过来之后,吴冬则是并没有着急说什么,而是饶有兴趣打量着杜鹃道:“坐!”

    面对于吴冬的邀请,李兴超还有些犹豫,但杜鹃却是丝毫不怯的坐在了吴冬对面。

    非是杜鹃脸盲,又或者是她完全将吴冬忘在了脑后。

    实在是吴冬的前后改变有些大。

    当初杜鹃初见吴冬的时候,他还是坐在轮椅上的病秧子。而今天再见,吴冬不仅已经离开了轮椅,身体更是‘充实’了很多。

    从整体来看,与当初杜鹃见到的吴冬就是天壤之别。

    而这些原因加在一起,则导致杜鹃只觉得吴冬很熟悉,但却始终想不起来他究竟是谁。

    再说吴冬,打量了一番杜鹃与李兴超之后,则是笑着道:“的确很般配!”

    这确实是实话。

    无论是从那方面来讲,杜鹃与李兴超都称得上是郎才女貌。

    而本来对吴冬抱有敌意的李兴超此刻在听到了吴冬的话后,反倒是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我们认识?”

    终于,杜鹃还是问出了这个一直困扰她的难题。

    “当然!”

    果断的承认了,不过吴冬却没有急着表明身份,而是顾左言他的道:“其实我今天也是来这里相亲的,只不过吴冬运气却没有二位这么好。不仅没有相谈甚欢,更是搞成了现在这样。”

    调笑着自己赤裸上身的原因,吴冬当然也看到杜鹃眼里那越来越浓的疑惑。

    “当然,这些都不重要了!”

    摆了摆手,吴冬身体前倾,双臂放在桌面上。

    直视着杜鹃的双眼缓缓道:“以前,我以为只要我们彼此刻意保持距离,就不会有再见的那一天。但今天我才发现,当初的想法有多么愚蠢。

    或许我不得不承认,这个世界上的确存在‘缘分’这种东西。”

    那熟悉的语气,熟悉的表情以及肢体动作,终于让杜鹃忆起坐在她对面那个赤裸着上身的男人究竟是谁。

    “吴冬!”

    那坚定不移的语气,完美表达出了杜鹃此刻的心境。

    而吴冬则是笑着摊了摊手。

    “你朋友?”

    发觉杜鹃好似真的认识吴冬之后,李兴超也发出了他的疑问。

    “嗯,”

    点了点头,杜鹃着实没有心思回答更多。

    实在是当认出吴冬的那一刻,杜鹃的心就乱了。

    曾经的一幕幕仿佛昨日音容一般在杜鹃的脑海里回放。

    直到过了好半响之后,杜鹃才缓缓开口道:“你怎么在这里?”

    这真的是一个不是问题的问题。

    毕竟吴冬刚刚已经说了,他今天是来这里相亲的,可对于心乱如麻的杜鹃来说,除了这个问题之外,她真的不知道问什么。

    就如同在吴冬面前杜鹃还是曾经那个初入职场的小女孩。

    而紧随杜鹃的问题之后却不是吴冬的回答。

    “你好,你是杜鹃的朋友吧?我叫李兴超,是杜鹃的......男朋友!”

    领地意识。

    从杜鹃的言行举止中,李兴超已经隐隐察觉到了不对,但他还是想要最后争取一下。

    甚至杜鹃都没有否认李兴超自称她男朋友的话语。

    “呵呵......”

    轻笑了一声,吴冬将右手与李兴超握在一起,且并没有一触既分。

    “都三十多岁的人了,别跟孩子一样输不起。男人,就要拿得起放得下!”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气氛已经有些微妙起来,李兴超的身上也散发出了某种针对的战意。

    他是在宣告主权,也是在向吴冬发起挑战。

    没有过多的解释什么,在之前那两对小情侣风风火火赶回来的同时,吴冬也再次对杜鹃开口道:

    “首先,我要为我曾经的言行对你道歉!当初的确是我伤害了你,不过也请你理解我,在那个时候,我确实没有成家的打算。所以你的出现,被当初的我一厢情愿认为那只是一场意外,一场非常巧合的意外。”

    得!

    话到这里就已经说开了。

    在场听到吴冬这番话的人,恐怕都在脑补什么学妹对学长的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并且杜鹃那瞬间通红的双眼也在向冷饮店里的众人证明,他们脑补的没错。

    就连李兴超都是一副挫败的表情。

    点子怎么这么背!

    好不容易再次遇见了当初一见钟情的女神,可怎么还同时遇到了女神的前男友?

    而且当初女神单方面付出的那种?

    也就在所有人都心乱如麻的时候,吴冬接下来的话更是颠覆了这些人的三观。

    “我已经回国两年了,在这两年里我相亲了五十一次,平均每个月两次。而在这五十一次的相亲中,没有一个女人能够让我满意。

    直到今天你的出现,才让我确定,你就是我命中注定的另一半!

    所以,我觉得你应该称为我的妻子!”

    哇!!!

    两对情侣中的女性在听到了吴冬这番话之后,眼睛都冒出了小心心。

    这简直就是标准的霸道总裁模板好不好!

    差一点就喊出‘答应他’这种话了。

    好在这些人还有那么一丁点残余的理智。知道吴冬那边并不只是求婚那么简单,而是三角恋这种狗血的剧情。

    果然,在吴冬的话音落下之后,杜鹃没有答应,那种纠结,那种几乎是对待前任的复杂情感都表现在了脸上。

    而这也恰巧给了李兴超最后的勇气。

    “你这人有病吧!”

    撂下这么一句话,李兴超一把拉住杜鹃的手臂就要离开。

    近乎失魂落魄的杜鹃则也是任由她自己被李兴超带走。

    可吴冬却是不可能就此放任两人离开。

    起身,追赶,

    动作一气呵成。

    且吴冬还单手将卡住了李兴超的脖子,将其给提了起来。

    “我靠!”

    这么一幕真是震惊了在场的所有人。

    要知道,按照体型来说,李兴超可是足足比吴冬大了一圈,可就是这样的差距,吴冬竟然能够完全碾压李兴超?

    马蛋!

    真是羞煞死老夫了!

    “喂喂喂,你干什么!打架出去打,不然我可就报警了!”

    之前还能当做是看热闹,但真要出现斗殴的苗头,冷饮店的络腮胡子老板当然不能同意。

    而吴冬也只是想要警告一下李兴超,其实他也没有真的要动手。

    所以在老板的声音落下之后,吴冬便将李兴超给放了下来。

    “咳咳......”

    刚刚的那一刻,李兴超真有一种濒临死亡的错觉。

    好在吴冬很快将其放下,这让李兴超除了感觉嗓子有些不舒服之外并没有受到什么实质性的伤害。

    不过就在众人意犹未尽的时候,更加刺激的画面则是接踵而至。

    “啪!”

    一个耳光毫不留情的打在了吴冬的脸上。

    紧接着,已经恢复神智的杜鹃当即对着吴冬怒道:“你真的是一个神经病!还说什么当初?你和我之间有当初吗?

    只不过是带你去吃了一顿包子,紧接着就是跟你被绑架,之后你更是了无音讯。

    现在你跑到我面前说要我做你的妻子?你这人脑子是不是被门挤了!你给我滚,我不想再见到你,不然我就报警了!现在!立刻!马上!”

    嚯!

    又是一个无比劲爆的消息。

    旁人本来以为吴冬与杜鹃之间是学妹对学长之间的单恋,可现在看来,事实貌似距离他们猜测的相距甚远啊!

    轻抚着刚刚被打的地方,吴冬依然是笑对着杜鹃道:“经年不见,你的确不一样了!”

    “滚!”

    仍然是如此干脆一个字。

    将地上的李兴超扶起来,杜鹃在临走之前却是再次对吴冬道:“说起来我还要感谢你,如果当初不是你把话说得那么绝,我也不会一心投在工作上,更不会获得今天的成就。所以咱们当初的恩怨一笔勾销,以后见面还请当做不认识我!”

    话音落必,杜鹃便扶着李兴超离开了冷饮店。

    而络腮胡子的老板则是拿着一包冰块走了到了吴冬身边。

    “哥们,这事儿的确是你的不对了!男人就应该拿得起放得下,你这样就不应该了!”

    呵呵,

    真是一报还一报,

    络腮胡子老板现学现用,将吴冬之前的话原封不动还给了他。

    “谢谢!”

    接过了老板的冰块,吴冬拿起一颗放在嘴里。

    “哎!这是让你......算了!”

    摇了摇头,络腮胡子老板再次回到了吧台中。

    至于吴冬则是看着外面杜鹃二人的背影喃喃道:“有意思!”

    叮!叮!叮!

    就在杜鹃扶着李兴超刚刚走出冷饮店,杜鹃的手机却突然响起了急促的铃声。

    两个手机,

    一个是是私人电话,另一个则是负责公司与业务的沟通。

    而此刻响起的正是杜鹃的工作手机。

    但杜鹃对此也是非常疑惑,按理说在她休假的期间,除非是有特别紧要的事情,不然应该不会打扰她的休假。

    “抱歉!”

    “我没事,你先接电话!”

    “好!”

    拿出了手机,电话一接通,里面便传出了一个略显熟悉的声音。

    “喂?是杜鹃吗?我张浩然!”

    张浩然?

    脑子里将这个名字过了一遍,瞬间杜鹃就想起张浩然这个名字所代表的意义。

    b集团的董事长!

    更是杜鹃的顶头顶头顶头上司。

    “张董你好,我是杜鹃,请问您有什么事吗?”

    “这个......其实也没什么,按理说休假期间不应该打扰你的,不过我们有个非常重要的客户在小雪城,现在需要你去接洽,他现在就在小雪城的淮海路148号,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你尽快赶过去!”

    “小雪城?”

    这正是杜鹃目前所在的城市。

    虽然在休假的时候被打扰,杜鹃难免有所怨言,但既然大老板派下的任务,杜鹃也只能硬着头皮答应了。

    “好的,淮海路148号对吧?我这就过去!”

    “那就辛苦你了!”

    挂断了电话,杜鹃带着歉意的表情李兴超道:“真是不好意思,我公司突然有些事情,恐怕不能送你回去了!”

    “没事!我没关系!”

    李兴超拍着胸脯展现自己的健康。

    “这样吧,我们交换一下联系方式,下次我请你!”

    “那可就这么说定了!”

    交换了联系方式,杜鹃将李兴超送上车之后,也打开了导航准备去哪个淮海路148号。

    可当杜鹃打开导航才发现,目的地距离她竟然只有一百多米的距离。

    “这么近吗?”

    跟着导航,杜鹃徒步走到目的地,可当她抬头的时候才发现,哪个所谓的淮海路148好,竟然是她之前离开的冷饮店。

    【是这里?】

    心中隐隐有一种不好的念头,但一想到这是张浩然派下来的任务,杜鹃最后也只能推门再次走进了冷饮店。

    【巧合!只是巧合罢了!】

    带着这样侥幸的心里,重新回到冷饮店的杜鹃四下张望。

    但此刻冷饮店里面除了老板与服务人员之外,就只有那个让杜鹃恨得牙痒痒的家伙——吴冬!

    仿佛早就料到了杜鹃会回来一样,吴冬抬了抬手,示意杜鹃他还在。

    而这个时候,张浩然也是给杜鹃发来了一张照片,上面的人正是吴冬。

    怎么会这样?

    </br>

    </br>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