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区小说网 > 游戏·竞技 > 重生之江湖散人 > 第九十七章:秘密
听书 - 重生之江湖散人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九十七章:秘密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云......!”楚曦惊呼,但第一个字刚刚出口便意识到了现下的场合不允许她这样,便立马捂住了嘴,只留下担忧和惊慌的眼神投向羽蓁二人的方向。

    汪寒也皱起眉头,原本,他只以为这是一个普通的任务,用来使花隐山帮助王狂歌脱离此前的危机的一个小支线,没想到,这其中暗含的更多支线如此精彩。更何况,他还在这里遇见了第二个玩家七七,愈发地感觉不简单。

    下一刻,他迈出步子,踏进了内层区域。

    不过转眼间,几个身影掠出,拦住了汪寒。

    汪寒扫眼看去,几人却是花隐山的毒脉、医脉众长老。

    “此时不能打扰山主。”毒脉的“杀”长老开口道。

    汪寒皱了皱眉头,没有说话,虽然这些都只是npc,但他也不会作出违反常理的行为来破坏游戏世界,不会因为自己是特殊的存在,而去破坏这个世界的轨迹。

    但医脉的“益”长老,大概是因为汪寒帮助她们医脉赢下了比试的缘故,对他观感尚佳,所以也轻声地开口了,语气就要和善许多:

    “王少侠,山主现在的状态,和生死树沟通在一起,外人的一举一动都有可能造成混乱。”

    汪寒看向前方的羽蓁。

    她的身上浮现出一层薄膜,宛如树皮,却又不断地出现波纹,给人的感觉就是她在不断地颤抖,处于一种完全不稳定的状态,也和生死树此时的不断枯死、掉落的状态相似。

    “看起来状态并不乐观。”汪寒开口说道。

    最旁的清长老压低着声音,说道:“事态发生的紧急,济长老和副山主当时也没告知我们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们也不敢轻举妄动,等山主到了,立马就进入了这个状态。”

    “迷”长老也开口了:“与生死树同化的状态,据花隐历记载,数百年来仅仅三次,第一次是开山始祖将生死树种于此地的时候,第二次是百年前,第三次,则是今天。”

    话最少的“失”长老,也忧心忡忡地说道:“只有面临灭顶之灾,山主才可与生死树同化。”

    众人同时沉默下来。

    “楚云怎么会让生死树有如此大的波动?”汪寒开口问道。

    从之前所听取的言论来看,是楚云偷偷溜进了生死树的这一内层,才发生了现在的情况,所以楚云才是造成这一切的源头,再结合现在羽蓁需要与生死树同化才可以解决问题,那必然是发生了涉及到了生死树的事情。

    “我们也从来没有遇到过今日这样的情况。”益长老犹豫道,“而且看情况又不像是楚云对生死树造成了什么伤害......”

    “更像是......生死树被唤醒了......”

    汪寒心中一动。

    这时,一阵剧烈的晃动,在整个洞穴里爆发。

    众人都是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给吓了一跳。

    所有人都是向着羽蓁二人的方向望了过去。

    只见羽蓁突然收回了双手,跌坐在地上。

    而原本漂浮着的楚云,也缓缓落在了羽蓁伸出的双腿上。

    汪寒抬头望去,发现生死树的剧烈抖动与不断往下掉落的情况已经停止,只不过枯萎的状态还没有恢复正常,整个区域还是不复当初生机勃勃的样子。

    “师尊!”

    “山主!”

    见到异象消失,众人皆是大喜,在这种有可能面临山门灭顶的情况下,已经没有医脉与毒脉的纷争,都盼着平安无事。

    众人跑去,围在二人的四周。

    羽蓁略显疲惫地看了眼众人,微微点头,仿佛已经没有力气说话了。

    “山主,这到底是什么情况?”益长老焦急地问道。

    羽蓁将依旧没有苏醒的楚云抱于怀中,缓缓站起,手轻轻抚摸着楚云的脸庞,然后对着众人说道:

    “回议事厅再细说。”

    待得众人先走出生死树,回到议事厅,羽蓁还没有回来,是先送楚云回住处了。

    等了没一会儿,羽蓁才慢慢地走进议事厅,坐上主位。

    所有人都静静地等待着羽蓁说话。

    她扫视一周,终于缓缓开口:

    “生死树,被云儿唤醒了。”

    厅内众人,皆是面面相觑。

    楚曦则是低声为汪寒和云宬解释道:

    “数百年来,生死树都是处于沉眠状态,只有在山主主动唤醒、与其同化的情况下才会苏醒,就是刚刚我们见到的那样,加上今天,数百年只有三次。”

    此时,几位长老憋不住了:“山主,这怎么可能?云儿现今才十岁,怎么会有唤醒生死树的能力?”

    羽蓁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只是看向议事厅的一个角落。

    那是济长老所站的位置。

    “是我来说,还是师尊来说?”羽蓁缓缓说道。

    众人齐刷刷地看向济长老,这个曾经也坐在这个主位之上的老妇。

    济长老叹了口气,慢慢地走了出来。

    “还是我来说吧。”

    在场的所有人,都是一脸的疑惑,这是什么跟什么啊,怎么又要济长老来说了?

    济长老苍老的脸庞上,露出了一丝回忆,然后闭上了眼,开始讲述。

    “我三十岁时继位山主,而我的师尊,只是花隐山数百年来的其中一个平平无奇的山主,她的那一批弟子里,她算是出众的,但又不能带领花隐作出突破,所以只是安安稳稳地当了几十年的山主,在寿终正寝之时,将位子传于我手。

    在她咽气前的那个晚上,我在她的床前,继承下山主之位的同时,也继承了一个数百年来的秘密。

    一个只有山主才有资格知道的秘密。”

    汪寒突然开口:

    “这就是你之前所说,山主之位必须要留在医脉的那个原因?”

    济长老没有正面回答,依旧闭着眼,像是完全回到了她三十岁的那个夜晚。

    “我坐在师尊的身旁,握着她的手,听她突然说了一句:‘以后,要苦了你了。’我疑惑不解,但还是中规中矩地回答:‘既然当了山主,自然要负担起责任。’只见师尊摇了摇头,那时,她的神情竟然给了我一种,她对于自己即将死去的解脱。

    接下来,她开始讲述这个秘密。

    原来,我们在花隐山长大,始终被教授的一个信仰:守护生死树,对于普通的弟子和山主,意义并不相同!普通的弟子,只是需要付出时间,守护花隐山,守护生死树,不被外界所侵,但山主,却需要用自己的生命力,自己的身体,来维持生死树的生命!”

    此话一出,所有长老,都是大惊失色。

    羽雁也唰地一下看向羽蓁,只见羽蓁并没有多大的反应,只是淡淡地、面无表情地听着这话。

    而楚曦,已是捂住了嘴巴,此时的她,才反应过来当初在生死树前,羽蓁对其讲的“如果可以,我宁愿你不要继承我的山主之位,当一个普普通通的弟子”这番话的意思。

    生命力?身体?

    汪寒若有所思地看向羽蓁。

    济长老继续开口道:

    “生死树,是我们花隐山的始祖在将山门建立于此的时候,种下的奇树、神树,能庇护我们花隐山不被外界所发现,能守护整个花隐的气运。数百年来,生死树一直没有衰老、枯萎,这让我们所有人都相信了,生死树就是一颗神树,也更加相信花隐就是建立在它存在的根基之上。但没有想到,其实,它的性命,是由我们一代又一代的山主,为其延续的!”

    “而这能够延续生死树的关键,就是医脉的核心所学,是只有在当了山主之后,才能接触到的,需要强大的医术与生命力、恢复力,这样的重担,若是交于毒脉,是无法承担的。这也是为什么我说的,山主之位必须留在医脉。”

    “一任山主能够为生死树延续的时间长短,是根据每个山主的具体情况来决定的,我的师尊,一生所修,全部用到了生死树上,直至最后的几年里,自己完全失去了功力,而换来的结果,就是当我接手山主后的很多年内,我都不用为生死树续命。”

    这时,济长老的脸庞出现了一丝痛苦和惭愧,声音也慢慢有些颤抖:

    “可是,我对不住蓁儿。

    师尊的所有功力,坚持到了我在位后的最后几年。当我第一次为有些枯萎的生死树续命时,我体会到了那种痛苦!那种全身被生死树支配、被汲取、被折磨的痛苦!你们不会知道那种生不如死的感觉,不会知道为其续命是多么的艰难。

    我不配当这个山主,无论是精神上,还是实力上,我都意识到,我远远不如我的师尊,我没有她那种愿意将一身功力全部散尽来为我铺路的无私!

    而这时候,蓁儿在医术上的天赋,吸引了我。原本整个下一代,蓁儿和雁儿的天赋,都远超同龄,更是比我、我师尊的这两代所有人,都要出色,但二人之中,又属蓁儿在医术方面更加强大,所以我生了邪念,要蓁儿提前坐上我的位子,我就可以免受生死树的折磨之苦!”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