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区小说网 > 游戏·竞技 > 最强真香系统 > 486章 战斗浪潮
听书 - 最强真香系统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486章 战斗浪潮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三名贵族落座,三名护卫站在各自的主人身后。其中一名中年贵族是个胖子,他的袖口上纹着木槿花的纹章,苏服多看了一眼,但就是这微小的动作被中年胖子发现了,他抬起右手,晃了下,然后问道:“红神官似乎对我的家族纹章很感兴趣?”

    苏服脸上露出怀念的神色:“是有点兴趣,木槿花家族,我记得你们家族最初应该是在松林城发迹,从一无所有到成为贵族,花了大约三年时间。我记得你们的祖先应该叫做奥古斯特-古尔夫,他有个妹妹,叫做黛娜-古尔夫……后来黛娜怎么样了?”

    当时在游戏中,苏服接到了一个罕见的连续型任务,时间很长,很繁琐,就是以佣兵的身份帮助奥古斯特-古尔夫在松林城立足。这个任务花费了苏服整整三年的时间,不过虽然时间很久,但也很值得,在完成任务的过程中,得到了大笔的人物经验不说,而且还见识了贵族之间的明争暗斗,这为他以后成为领主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而且他还很意外地攻略了黛娜-古尔夫,不过因为当时波斯猫和小白已经在身边的关系,他没有接受黛娜的情意,即使如此,他和黛娜的友谊依然相当深厚,不过他也清楚,这个世界的黛娜肯定不认识自己,只是他在看到木槿花这个纹章的时候,依然忍不住问了一句。

    中年胖子的神情很古怪:“黛娜先祖她……终身未嫁。”

    苏服的神情也是很古怪:“终身未嫁?”

    “我也不清楚为什么!”中年胖子很无奈地说道:“家族编年史中提到过她,说她是难得一见的圣武士天才,终身守护着家族,未曾外嫁,另外还有绰号钢铁处女!”

    苏服喝着果酒,忍不住回想起当年游戏中的情形。黛娜是一个漂亮的女孩子,圣武士的主属性是魅力,虽然她的容貌和气质比起波斯猫和小白来,还是有不小的差距,但放在人类世界中,已经是难得一见的美女,更加之其善良,温柔,当时不但有很多npc追求她,连玩家都有不少人去追求她。

    此时苏服流露出一种怀念的情绪,人人都看得出来,他和木槿花家族似乎有些故事,不过与三百年前的人物有旧识?普通人类可没有这么长的寿命,只有长生种能做得到。乌瑟尔有些惊讶地看着苏服,他说道:“既然阁下已经知道木槿花家族,那么就不需要我多做介绍了。另外两位我给你引见一下……”

    他指着最瘦的中年贵族说道:“这是伍德-享利,冬风城中最富有的家族,他是族长。”

    享利呵呵笑了声:“钱再多也没有你城主大人多啊,一座金矿现在归你所有。”

    “问题得吃得下才行。”乌瑟尔指着另外一个有着鹰勾鼻,以及阴险三角眼的中年贵族说道:“这位是雷克斯-埃玛。他家中是做铁匠铺生意的,我麾下士兵的武器和铠甲,都是由他供应。”

    “这位便是苏服阁下,大名鼎鼎的红神官。”

    苏服向三个贵族点头致意:“三位在冬风城中极有名望,我虽然没有见过三位,但常听周围的人三位的事迹。我一直没有机会见到三位,现在能坐在一起,也算是命运的安排。”

    其实除了木槿花家族苏服知道点底细,其它两个家族他连听都没有听过,不过场面话还是要说的,如果直接当着一个贵族的面说,他没有听过这个家族的名字,那便是一种赤果果的歧视。

    只是苏服的好意别人并不领情,那个阴险的三角眼拖着长长的音调,阴阳怪气地说道:“城主,就是这个小子一个人吃掉了你一成半的利润?我看着也不怎么样嘛,除了脸长得漂亮点。这样吧城主,我把你把这小子弄废了,给你出气,你允多半成的利润给我如何?”

    npc中有聪明人,也有笨人,现实中也一样,有城主这样能忍辱负重的聪明人,自然也有无药可救的蛋。但苏服并不觉得这个阴险的三角眼是个笨人,对方在激怒他……苏服不明白,激怒自己有什么好处?虽然他猜不透对方的手段,但不按着对方的步调走,则是极好的应对方法。

    城主却开始教训这位雷克斯:“这里是城主邸,阁下请慎言。我们现在是盟友,就算以前有什么矛盾,此时也该放下,一起对付我们共同的敌人。”

    雷克斯哼了一声,没有再说话。

    乌瑟尔轻轻地拍了桌子说道:“苏服阁下很擅长对付暗杀者,有他在,我们的安全就能有一定的保障,而且等笆笆拉契约魔宠后,暗杀职业者再想对付我们,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听到这话,后来的三个贵族齐齐松了口气。越是有钱有权的人,越是怕死。

    乌瑟尔继续说道:“有了苏服阁下的加入,我们的战力会大幅度加强。现在我最担心的是,如果生命神殿在向其它周围城市救援,我们或许得面对生命女神殿的大军。所以我打算以战争的名义封锁冬风城,不让生命神殿的间谍逃走。”

    “这件事情就交给我吧。”三角眼贵族站了起来,他看了一眼苏服说道:“不需要封城,我有办法阻止生命神殿向外救援,但前期得这个苏服阁下帮忙才行。”

    苏服有些惊讶,他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躺着也中枪。

    苏服发现,这个雷克斯似乎一直在试图激怒自己,原因不明。现在居然想用言语挤兑,将他当成下属来使用。这已经算是另一种变相的嘲讽了,因为‘贵族气质’这天赋的关系,大部分的人都会毫不怀疑地将苏服当成一名贵族,若无上下属关系,若也没有极大的爵位差距,一名贵族被无端当成别人的下属,这本身就是一种极大的歧视。

    苏服看着雷克斯,嘴角扯起一丝弧度,眼睛也笑得弯了起来,就像是一只不怀好意的狐狸:“哦,埃玛阁下,你打算让我如何配合你?”

    “我的家族中,也有几个职业者,他们是从小培养起来的族卫。”雷克斯将身体微微前倾,仿佛想给对方压力一般:“如果阁下能配合我们的族卫一起行动,我想要清除掉敌人的暗杀者也不是什么难事。”

    所谓的族卫,其实就是一个家族从小培养出来的死士,他们对家族绝对忠诚,而且如果贡献足够高的话,甚至可以成为家族的一份子,从奴仆转身一变,成为主人。雷克斯这番说辞,其潜意思就是苏服就就成为他的族卫,但凡有点自尊心的都,都会受不了这种明看没有任何问题,但实质上暗藏着险恶用心的建议。

    果然这话一出,城主乌瑟尔神情有些难看,这倒不是他内心中向着苏服,而是现在外敌大患在即,如果他们自己内部还明争暗斗,那无异于已经输出一半。而其它两位贵族神情有些雀跃,似乎颇有看戏的节奏在内。

    苏服越发肯定,这三角眼似乎想激怒自己,他微笑着说道:“埃玛阁下的建议不错,不过有个小小的地方需要修改一下。从身份上来说,你的族卫应该接受我的指挥,阁下呢,只要站在后方看戏就好了,敌人的暗杀者,我会想办法解决,你觉得如何?”

    既然对方不怀好意,苏服就越不想让对方如意,对方想逼他发火,他偏偏就心平气和。而且他刚才注意到,雷克斯说出那些话的时候,他身后的护卫手往后移了一下,似乎是想做些什么,但见到苏服没有愤怒,因此才停止了下来。

    既然对方想让他打下手,那苏服就剥夺对方的指挥权。因为苏服是玩家,世界观有很大差异,他没有所谓的贵族尊严,所以想用这种方法来逼得发怒,无异于在泥中点火,根本不可能的事情。见到苏服没有动怒,雷克斯自己倒是有些火气上头了:“哼,我家族的族卫,什么时候轮到外人来指挥。”

    “呵呵,那我堂堂一名施法者,什么时候轮到去协助几个族卫?”苏服这话说得风轻云淡,甚至还脸带微笑,可其中透露着一股讥讽十足的味儿:“据我所知,边境城市最高有爵位应该是伯爵,可雷克斯阁下这番作派,气势十足,城主阁下都难以企及,想必应该是公爵了吧。”

    雷克斯顿时气得跳了起来,手指着苏服不停地发抖。而后苏服继续说道:“我听说人老了,容易中风。中风的人手脚会不停地颤抖……雷克斯阁下,你既然年纪已经大了,就别再出来晃荡了,回家好好休息,这些苦活累活,让家中后辈来替你做了不就好了,还是你觉得族长之位坐得舒服,不愿意让坐了?”

    苏服这番话有些恶毒……但房中其它几人听到却脸面微笑,似乎苏服的话讲到了他们的笑点上去了。

    而雷克斯的反应更是夸张,他满脸通红地大叫一声,使劲拍了一下桌子,大骂道:“苏服,你欺人太甚,你真当我埃玛家族好欺负?别以为你有城主给你撑腰……”

    城主乌瑟尔咳嗽了一声,打断道:“首先声明一点,雷克斯阁下,你和苏服之间的私人恩怨我不会过问。”

    苏服接着笑道:“既然是私人恩怨的话,雷克斯阁下,我们来一场荣誉决斗如何?”

    所谓的荣誉决斗是两个贵族有了不可调和的矛盾时,采取的极端解决手法。两个家族各派一个人出来,在众多贵族的见证下,公平决斗,输者必须得献上三分之一的土地给赢家,而且以后在公共场合碰见赢家,得主动避让。

    “这已经过时的习俗,我没有必要答应你。”雷克斯咬牙切齿地说道。

    “好了,私人恩怨暂且放在一旁。”乌瑟尔拍拍手,将众人的注意力吸引到自己身上,然后他说道:“因为生命神殿那边有不少的暗杀者,所以我建议以后大家都住到我们城主邸来,这地方戒备森严,而且又有苏服阁下坐镇,所以这里我想应该十分安全。当然如果有人有更好的方法,也可以说出来,我们参考参考。反正我们只要再坚持三个月左右,等到夏天来临的时候,胜利就属于我们这一方。”

    苏服听着乌瑟尔说话,眼睛看着雷克斯,见他脸色红一块青一块,想必已经是气得不行了,但他居然依然忍了下来,没有拂袖而去。这让苏服越发觉得这厮有所企图,可到底什么事情,必须得刺激到自己动怒才会有效果!想来想去,苏服也搞不明白。

    乌瑟尔让众人先住在城堡中,也是一种可行的方法。暗杀者虽然白天也有一定的威胁,但他们的主场是在夜晚。只要是人类,晚上总有打盹的时候,苏服虽然能看破所有的幻术,但他也不敢保证自己没有松懈的时候。只有千日做贼,哪有千日防贼的道理,但在这里,因为是军事要塞的关系,戒备森严,就算是暗杀者要想摸进来,难度也是极大。

    况且很快笆笆拉就要契约魔宠了,猫科动物是夜行性动物,而且在潜行和反潜行上专长加成,领地意识又极强,很适合作为夜晚的警戒员。

    所以对于这个建议,苏服自然是赞成的。他现在并不清楚生命神殿在和城主的明争暗斗中,到底占到了多大的优势,但作为弱势者,固守现有的资源和阵势,是很明智的决断。

    “既然大家都同意我的判断,那么就请几位自己选定想住的楼层。”乌瑟尔站起身子:“等决定后,我立刻将各位的家眷接到城堡中来。当然,各位的私兵只能住到兵营中去了。”

    木槿花家族的中年胖子微笑道:“理应如此……我不太懂得战斗方面的指挥高度,既然我的私兵一会要住到军营中,这段时间就暂由城主指挥如何?”

    </br>

    </br>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X
Top